推广 热搜:

云眠独自回到她的狐狸洞中,洞里堆满了她储存起来准备冬天吃的食物

   日期:2020-01-13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闻庭的思路被狐七打断,他神情一定,对对方颔首,然后将车帘放了下来。华美的车帘垂下,狐七站直身子往上前方,说道:出发!驾车
 闻庭的思路被狐七打断,他神情一定,对对方颔首,然后将车帘放了下来。

    华美的车帘垂下,狐七站直身子往上前方,说道:“出发!”

    驾车的狐狸们欢腾地发出鸣叫之声,重新站起来身来,矫健地向前方跑去……

    ……另一边,云眠好不容易从曦元的纠缠中逃脱,根本不敢停留,目光只敢望着前方,一路气喘吁吁地在山间飞奔,等远远地跑到大路上,曦元他们的气息完全感觉不到了,她才勉强停下。

    云眠狼狈地站在原地,正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,忽而听到不远处有谈笑之声。她竖起耳朵,好奇地往那边看了一眼,才发觉是小月和好几只没见过的小女狐正在聊天,看上去很高兴的样子。

    小月眼角的余光看到从草丛中露出耳朵的云眠,立刻非常开心地朝她用力挥挥尾巴,然后又转回头去,继续和其他小狐狸们聊天,欢笑着互相扑打玩闹。

    她们关系熟稔,明显是早就认识的。

    小月是活泼的性子,和谁都处得来,这附近有好多差不多年纪的狐狸,当然早就熟了。

    云眠怔了怔。

    她在原地等了一会儿,见她们好像没有让她加入的意思,便静悄悄地垂着耳朵走了。她本来也没有很多期待,但现在不知为何,忽然觉得好难过。

    云眠独自回到她的狐狸洞中,洞里堆满了她储存起来准备冬天吃的食物,还有这几日在学堂中记下来的笔记。

    她找了个干净的地方静静地趴下,将垂下的耳朵贴在爪子上,听着水滴从洞中石柱上滴下,滴落在水洼中的静静的响声。

    ……

    ……考核持续了整整一日,但批改和记录结果却要许久,批阅工作持续了整整一个月的时光,这日,等各个狐仙宫的车驾载着满满当当的答卷和狐官回到狐宫时,缀缀星辰早已在夜布中放辉。

    车驾载着月辉在狐宫院中降落,与他们同归的,还有少主的玉辇。

    “庭儿!”

    闻庭刚刚从车上下来,狐主夫人便高兴地迎了过来。

    她说:“你们这段时间如何?过得可还好?庭儿,你可有看到什么自己中意的人选?”

    闻庭并不参加考核成绩的评价,但这段时间仍要习课,而且大劫将至,他渐渐开始感觉得到身体沉重。参加考核的小狐们每人幸许只花了一两个时辰考试,他却当天便耗了近九个时辰,这段时光又几乎都在为此时奔波,这会儿早已疲惫,但见狐主夫人迎上来,还是勉强打起精神唤道:“娘。”

    他说:“关于侍读……孩儿没有看到什么特别在意的人选,还是等狐官们出了成绩后,再仔细挑挑吧。”

    狐主夫人闻言“啊”了一声,但她旋即也知道是自己心太急了,面上微微一红。不过她转瞬就听出儿子话中还有别的意思,一愣,问:“你说侍读没有人选,那是不是意味着,别的人选……已经有人了?”

    闻庭一顿。

    他性格不算张扬,但到底是少年人,听到母亲这般说,还是有些不自在的感觉。

    不过,这件事他也算思虑许久,已下定决心,见娘主动问起,便点了点头。

    狐主夫人惊喜地问道:“果真?是何人?莫不是前些时间来家里做过客的北方神狐家的女儿?”

    闻庭被问得局促,却摇了摇头。

    狐主夫人本来就是乱猜的,她原以为以闻庭性情,这件事会很难定下,没想到倒是比侍读还快些,故仍是惊喜不减,追问道:“那么是谁?那女孩呢?她是叫什么名字?”

    闻庭一顿,只觉得喉咙干涩,定了定神,方才缓缓吐字道:“……云眠。”

    “她叫云眠。”

    作者有话要说:  曦元:你们看着好了!等到下次,我定要连本带利讨回来!

    文禾:曦元……那个……你为什么要说反派的台词。

    曦元:……

    ===

    对自己绝望。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