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 二氧化碳爆破设备  /不锈钢制品  灭火器灌装设备  智慧式电气火灾  设备钣金加工  混凝土搅拌站  北京  盆式橡胶支座  不锈钢链板线  橡胶止水带 

我渡的是灵仙之劫,说来也不算凶险,顶多是时间耗得多些

   日期:2020-01-13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狐七是坦率的性格,他话中的疑惑之气一丝都未遮掩,而他这番话落入闻庭耳中,亦令他微有恍然,良久,方不自觉地道:我记得她的眼
 狐七是坦率的性格,他话中的疑惑之气一丝都未遮掩,而他这番话落入闻庭耳中,亦令他微有恍然,良久,方不自觉地道:“……我记得她的眼睛。”

    “……眼睛?”

    闻庭没有立刻接话。

    他闭上眼,脑海中立即浮现出那小白狐清澈的眸子。

    他的确未看清她的相貌,但那双干净的眼睛自记在心里便时时浮现,自己也说不出是何心绪,只知以前对其他人不曾如此,总觉得……放心不下。

    重新睁开眼眸,闻庭解释道:“我娘想尽快将这些事定下来,自然是为了我好。我渡的是灵仙之劫,说来也不算凶险,顶多是时间耗得多些。我此前事事顺利,还未有令爹娘失望之事,故而爹娘大约是不曾设想……我此劫,也有可能是回不来的。”

    狐七惊住。

    闻庭未曾停顿,只继续往下讲:“我如今渡劫,自当全力以对,但世间诸事难料,只怕有意外。我若是未归,于与我定亲之人,只怕要有拖累……我原本准备稍等些日子再做打算,可正巧遇到她……”

    闻庭微微思索片刻,思绪中却又浮出对方漂亮的眼睛,继而说:“我这段时间也请狐官问过她的消息,听说她无依无靠,的确时常被周围的狐狸欺负,亦没什么朋友……我若将她选作我的未婚妻,便算能庇护她一时。附近的其他狐狸即便知道她无父无母,但为我未来之妻,总归会在意几分,不会轻视于她。若是日后我死,我爹娘想必会多照顾于她,总归比原来好些。若是我能归来……这种事总要两情相悦,她要是那时不愿与我有婚约,再解开也可。”

    狐七早已听得怔住,他不曾想少主这般年纪,原来想得这般深入复杂,过了许久,方才道:“少主……倒是好心。”

    闻庭面上微微一红,却轻声道:“……并非如此。人心难测,我也不知我这般做是对是错,还望不要反而令她觉得为难了才好。”

    “想来定不会如此。”

    狐七笑着安慰道。

    时候已经不早,狐七将茶点放好,便默默告辞离去。

    待狐七离去,闻庭在座位上静坐片刻,这才继续看他先前在看的东西,待他看到上面的字时,却是微愣。

    闻庭原先在看的,正是先前考核大会的结果。

    如今距离考核大会已不知不觉一月有余,经过青丘城的狐官们昼赶夜赶,终于近日出了成绩。今年拜月的小狐狸何止成千上万,他们将这些日的观察结果和考核结果一道整理,耗费多时,总算整理出五十份才能、勤勉、性情皆是出众的名单来给他,再由少主本人挑选,五中择其一,挑出最后十人来为伴读。

    过程可谓严酷,现在经过重重筛选能到他手上的,无一不是同龄人中之佼佼,与狐宫日后的入室弟子想来也相差不离,闻庭当然看得仔细,而此时手中那一份记录上写得名字……正是“曦元”。

    闻庭先前向狐官打听云眠消息时,已得知了“曦元”这个名字,知晓他便是那两次欺负云眠的红狐,此时在这里见到,倒是意外。

    在万千狐狸中,曦元总体考核名次位列榜首,几乎未有什么错处,只是他性格一项颇为不佳。陪少主读书性情人品亦极为重要,负责教导和考试的主位狐官们自是不知道云眠之事,但抓耳挠腮纠结半天,终究是将他的名字写了上来,多半是实在舍不下这惜才之心,好让他看看在少主这里的运气。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