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

价格还真不便宜,为了对得起这个价格

   日期:2020-02-10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甄理噌地一下就从床上跳了起来,没办法小时候被梁教授虐怕了,现在虽然叛逆但到底不敢当面反抗。甄理将湿漉漉的枕套、被单晾好
  甄理“噌”地一下就从床上跳了起来,没办法小时候被梁教授虐怕了,现在虽然叛逆但到底不敢当面反抗。

    甄理将湿漉漉的枕套、被单晾好之后,初秋的天都还没亮起来,她换上高中时候的校服就出了门沿着学校外面的河滨路开始跑步。

    至于为什么是高中校服,这都是梁教授勤俭持家的家训要求的。

    国内高中的校服那就是活生生的老年运动服,毫无美感不说,价格还真不便宜,为了对得起这个价格,梁教授给甄理买的校服全都大了两个码,就因为她那时候个子长得快,若是买得刚合身,第二年就没法穿了。

    甄理至今都在感谢自己这张脸,要不是这张脸能顶半边天,她初中和高中穿着这样的校服哪里能混成校园女神啊。

    话且说回来,甄理高中的时候猛长个子,一鼓作气地冲到了一六六,自打进了大学开始吃食堂之后这几年就涨了三厘米,所以高中的校服倒还勉强穿得。

    甄理跑了一个小时的步,又跟着河滨公园的大叔大妈们练了一小时的太极拳,这才往A大东门外的徐包子去了。

    离徐包子还有五米远的时候甄理就已经闻到了那骨头汤的香气,她吸了吸鼻子,微微加快了脚步,小时候那少得可怜的零花钱甄理基本都花在徐包子的小笼包上了。

    刚从徐包子店里打包出来的张婆婆看到甄理问:“理理,今年要高考了吧?”

    甄理笑嘻嘻地点了点头,“是啊。”她特别喜欢张婆婆,这赞人赞得多不着痕迹啊。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