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

你也是修炼者啊,你怎么就分辨不出好歹?”

   日期:2020-02-25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叶千璃怎么可能让她得逞,她就在苏潋华惊恐的眼神下,将那条帕子从后者拖拽的手中抽出!并举向苏琴说道,母亲,那么华妹妹将一
  叶千璃怎么可能让她得逞,她就在苏潋华惊恐的眼神下,将那条帕子从后者拖拽的手中抽出!

    并举向苏琴说道,“母亲,那么华妹妹将一杯带了高浓度媚药的茶拿给我喝,你也觉得她没什么做得不对的么?”

    “母亲,你可知道我刚才经历了什么?我真的,差点被一个龌蹉的男人施爆,我因此跳下了悬崖,搞成这样回来。”

    “有人要害我,有人要毁我,我身为北境王世子之女,被人这样欺辱你也打算不闻不问,任我自生自灭么?”

    “!”

    “”

    叶千璃这样的一番话说出来,不仅苏潋华这个罪魁祸首脸色惨白,苏琴、叶凤天的脸色也非常非常的难看。

    当然,脸色最难看的当属容墨!他太阳穴上的青筋,甚至在隐隐跳动着,这是他怒到极致的表现。

    然而——

    “如果不是上天垂怜,让我跳下悬崖后被枝木挂住,我现在已经死了;如果不是在悬崖上,我忽然想起爷爷给过我一颗,据说能疗百毒的丹药,我现在已经毒发身亡。”

    “这样,母亲也觉得,华妹妹没做错么?错的是我,是我太愚蠢,没有防人之心,活该么?”

    “扑通。”随着叶千璃的质问声落定,扶着她的苏潋华再次跪地,只不过这一次不是她主动跪的,而是她已被吓得双腿发软,自然而然跪下的。

    “我”苏潋华是想要辩解的。

    “这条帕子,我用来拭过嘴,想必这上面还有茶水残渍,我朝太医完全可以验出,这茶渍有没有问题。”叶千璃却没给苏潋华再说什么的机会。

    而且她在说完后,还忽朝一直盯着她的容墨看过去,并单膝跪地拜道,“太子殿下,对不起。”

    “我叶千璃身为被选定的太子妃,却不能保护好自己,让王朝皇室蒙尘,自觉不配当太子妃,请太子明断。”

    容墨:“”

    “璃儿,你”与此同时,叶凤天忙要开口,他不傻!他自然听出了叶千璃的话意是不当太子妃了,这怎么行!这可是他们叶氏一族的荣耀。

    “啪!”

    可不等叶凤天开口说完话,苏琴已经上前给了苏潋华一巴掌,并冷声质问道,“你可知错!”

    苏潋华:“”她都被打傻了好吗,她只觉得这次真的要完了,连最疼爱她的姨妈都对她兴师问罪了,她还能如何?

    “你怎么能将有毒的茶给你姐姐喝?你虽不是药师,你也是修炼者啊,你怎么就分辨不出好歹?”

    “来人!将大小姐清风殿内服侍的人,全都给我拿下,查出下毒凶手,我倒要看看是谁,敢对我北境叶氏一脉用如此歹毒的算计。”

    苏琴这一番劈头盖脸的发落,看似雷厉风行,却在第一时间将苏潋华的嫌疑摘除,这不仅令苏潋华本人怔楞住了。
 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