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

“这个……不太清楚,那个人不准我们进去,只让我们在外面守着

   日期:2020-02-27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哦?韩灏脚下丝毫不停,是南城所的?不,他自称是龙州市刑警队的队长。龙州?韩灏蹙起眉头:这个不属于省城的管辖了,这个家伙怎
哦?”韩灏脚下丝毫不停,“是南城所的?”

    “不,他自称是龙州市刑警队的队长。”

    “龙州?”韩灏蹙起眉头:这个不属于省城的管辖了,这个家伙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我的地盘上?

    不过这疑问只是一晃而过,他现在实在没有闲暇去思考这些毫无头绪的问题,他必须尽快布置好案件的启动工作。在从办公室到汽车的这段路上,韩灏用电话调集了局里最好的法医、最好的刑侦勘查专家以及刑警队中最精干的搜捕力量,所有的人都将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往案发的第一现场。

    郑郝明的死讯犹如引爆了一颗炸弹,立刻在整个A市公安系统内掀起了轩然大波,这不光是因为他的刑警身份,更源于其从警近三十年来积累的荣誉和口碑。

    郑郝明今年四十八岁,二十三岁时进入A市公安局刑警队,从此展露锋芒,连破大案奇案,亲手捕获的悍匪顽徒数以十计,虽然因学历上的限制,升迁的机会较少,但在公安内部,他却早已成了赫赫有名的传奇人物。这两年因为年龄的原因,他渐渐退离了一线,可队里的那些毛头小伙子哪个不是他一手带出来的?不夸张地说,郑郝明就是A市刑警大队的标志,即便脾气火暴的大队长韩灏到了他的面前,也得恭恭敬敬地叫上一声“郑老师”。

    这样一个人物居然遇害身亡了,这简直就是在所有警察的心口上捅了一刀。而对于韩灏来说,这一刀捅得无疑尤为深重!偏偏这个刑警队长素来脾气火暴,眼中容不得一粒沙子。他因此暗暗咬牙发誓,不管凶手是谁,他一定要让对方承受最严厉的惩罚!

    上了警车之后,韩灏便不断地催促司机:“快!快!”蓝白相间的小车开着警报灯,一路呼啸疾驰,以接近一百迈的速度穿行在环城公路上,沿途的车辆纷纷避让,而过往行人则交头接耳,不知是发生了什么骇人的案子。

    郑郝明两年前在市里买了一套商品房,把家人都搬入新房之后,原来公安局分给他的住宿楼便空了下来。不过这老屋子也没有完全闲置,有时候办案晚了,郑郝明便会回到这里休息过夜,一是周围的同事多,联络啊,行动啊都方便;同时也免得打搅到早已熟睡的妻女。后来久而久之,这老屋子就有点儿成为他的“第二办公室”了。

    根据城南派出所的通报,郑郝明遇害的地点正是在此。这个地方离公安局本来就不远,韩灏他们警车飙得又快,十分钟不到便已抵达了目的地。

    这一片的住宅区都是老式砖混结构的矮楼。郑郝明的住所在7号楼的三层。韩灏不待警车完全停稳,打开门便跳了下来,向着楼洞内快步而去。出事的单元门口正守着一个派出所的年轻干警,见到市局刑警队的同志到来,他立刻让开道路,同时行了一个礼。

    韩灏带人上到了三层楼梯口,却见郑郝明的宿舍外又守着两个干警。这两人也是认识韩灏的,他们很尊敬地打了招呼:“韩队,你来了。”

    “你们干吗都在外面站着?”韩灏板着面孔,急切地喝问,“情况怎么样?”

    两个小伙子面露难色,其中一个挠了挠头:“这个……不太清楚,那个人不准我们进去,只让我们在外面守着。”

    小伙子说的确是实情。接到110指挥中心的命令后,他们立刻赶到了这里。可是屋里的报案者却不让他们接近现场,而且对方亮了身份,竟是个刑警队长。他们便有些懵了,也搞不清对方是不是专门过来查案的。无奈之下,他们只好一边守在门口,一边打电话通报了市局的刑警队。

    韩灏当然不清楚其中的细节。虽然心中疑窦丛生,但他也没有必要再问什么,而是直接大步踏进了屋内,亲眼去看个究竟。

    这是一套两居室的房屋,进门后左首是个客厅,右首方向则是厨房。郑郝明仰面躺在客厅的地板上,从脖颈处往下汪了大片的血迹,看起来已死去多时。另有一名男子正背对屋门单膝跪地伏在死者的身边,盯着地板上一柄散落的菜刀仔细端详。由于是老式建筑,房屋通风并不是很好,厅内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。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