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 /不锈钢制品  二氧化碳爆破设备  北京  PVC地板胶  设备钣金加工  智慧式电气火灾  灭火器灌装设备  盆式橡胶支座  混凝土搅拌站  不锈钢链板线 

星罗棋布,仿佛举手可摘,俨然一派脱出世外之奇境

   日期:2020-10-20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闻言后,云梦泽大赞呼:此法甚妙。    沧水浅笑,我化灯之时,你可否在旁侧相护?    云梦泽知晓泽荒灯燃光时会耗费大量
 闻言后,云梦泽大赞呼:“此法甚妙。”
  
  沧水浅笑,“我化灯之时,你可否在旁侧相护?”
  
  云梦泽知晓泽荒灯燃光时会耗费大量灵力,当即诺道:“我定寸步不离,守你千年无怨。”
  
  沧水清眸流盼,笑道:“你呀你,何须千年之久,月余即可。”
  
  黄沙翩翩,云梦泽在盈天的昏黄里,看着前面蓦然回首的沧水,双唇张合数下,一句无声之言飘散在无垠的荒漠中。
  
  沧水询问,他却只笑不答。而沧水向来不会勉强别人,他既不愿说,那她便也作罢,不再追问。
  
  云梦泽护着沧水寻了处沙丘,在沙丘旁用仙法筑了个可抵挡沙暴的水屋,里面一应物什都由仙法以水幻化而成,除了云梦泽为沧水准备的鲜果和两条小红鱼。
  
  云梦泽告诉沧水,大漠里的黄昏和夜色与其他地方的不大一样。
  
  赤日西沉时,苍茫的寂寞随着黄霞渐消而一点点扩大,从方寸之地里一寸寸延伸,恢胎旷荡。
  
  夜幕高临时,星罗棋布,仿佛举手可摘,俨然一派脱出世外之奇境。
  
  沧水看着水桌里游动的两尾小红鱼,一时陷入云梦泽描绘出的大漠奇景中。
  
  云梦泽在一尾小红鱼的头上轻点一指,小红鱼立即欢快地围着他指尖游转,沧水的目光也随之落在云梦泽指下的小鱼上。
  
  云梦泽忽然抬头,看向沧水,问她:“沧水,你可想看看这尘世里的绝景?”
  
  沧水迎上他的目光,似笑似叹:“月余后这绝景就没了。”
  
  云梦泽的手指离开水桌时,小红鱼蓦地一跃而起,鱼吻将将触及其指腹,随即又落回水桌里,溅起数滴水星。
  
  沉吟片刻,云梦泽周身水波轻晃,询道:“那你可愿与我同观这只剩寥寥数日的大漠独景?”
  
  倏地,一条游在桌缘的小红鱼一个不留神从桌上由水柱滑落至地,任其使出浑身解数往上游,也无法再游回桌上,在小小的水柱里四下乱撞,显得焦急不已。
  
  沧水随手施了个仙法,令小红鱼冉冉升回桌上,并给四条水柱设下四道水障,以免小红鱼再由此跌下柱脚。
  
  小红鱼仿佛已经忘却自己方才坠落之事,甫一回到桌上,便又肆游无忧。
  
  方寸之间,自得天地。
  
  小红鱼之乐,乐于一个“忘”字。所谓忘,上亡,下心,亡心是也。言出如烟,然,蜀道尚可攀,而青天之难,几人梦晓?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