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 /不锈钢制品  二氧化碳爆破设备  北京  PVC地板胶  设备钣金加工  智慧式电气火灾  灭火器灌装设备  盆式橡胶支座  混凝土搅拌站  不锈钢链板线 

脱下素鞋,将之提在手上,沙里余温立即自足底暖遍其全身

   日期:2020-10-20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沧水指尖化出一滴水,倏地弹入云梦泽微陇的眉心,檀口中皓齿若隐若现,道:天色已暮,浊风不存。在水屋里瞧不爽快。如此广袤之地
 沧水指尖化出一滴水,倏地弹入云梦泽微陇的眉心,檀口中皓齿若隐若现,道:“天色已暮,浊风不存。在水屋里瞧不爽快。如此广袤之地,非是一朝一夕就能泽成江湖,倒不如先赏了景,明日再行其他也不迟。”
  
  云梦泽黯眸一闪,喜而不惊,“如此,甚好。”
  
  大漠里,如果说沙暴和缺水带来的是几乎无法喘息的绝望,那醉酒斜阳和漫天星斗就是落入梦中的希望。
  
  金辉洒在每一粒黄沙上,沧水和云梦泽在细细软沙间留下四行足迹。
  
  沙暴狂且躁,而这细沙却温柔得紧,沧水索性脱下素鞋,将之提在手上,沙里余温立即自足底暖遍其全身。
  
  沧水欢喜地往前小跑数步,黄沙上的影子也不由得欢跳起来,她回头一望,唤道:“梦泽,这小沙甚是可爱,你不妨也来感受感受。”笑声如瓷瓶荡水,叮叮咚咚。
  
  余晖从沧水的发间悄悄穿过,犹如一层薄如蝉翼的金纱笼在她身上,凝目望去,好似一缕被夕阳不慎遗落于尘世间的光华,下一个霞光万丈时,她便会在一片金芒中回到她来时的地方。
  
  云梦泽欣然一笑,也学了沧水那样,脱下蓝靴,一步步陷入仍残留着金辉的软沙里。 大漠里的夜色绝美无双,只一眼,便教人余生难忘。
  
  残星渐隐时,茫茫黄沙上,一盏白玉红云纹豆灯缓缓荡出如水清光,升上天空,化作絮絮柔棉,云波千里。
  
  云梦泽在一旁守护,寸步不离。
  
  泽荒灯燃一日,可连降急雨十四日,而她也需陷入沉睡十四日以恢复灵力,方可再行燃光。
  
  而当泽荒灯陷入沉睡时,便与寻常灯盏无异,但却无法待寻常灯盏来使。
  
  从沧水开始化灯时,云梦泽便需在这寂寂荒漠里守护这盏灯直至湖泊终成。
  
  又是一个斜阳西沉,泽荒灯的光愈燃愈弱,荡出的清华也仅剩寸缕,直至珍珠般大小的亮点在灯心闪了数下,而后尽消。
  
  云梦泽已在灯侧静坐一日,待最后半星小光熄灭后,他立即用手挖开已将灯檠埋入一半的黄沙,一手没入沙里,从沙下将灯座托起,吹散灯上残留的黄沙,另一只手则小心翼翼地握着灯檠,一步步往水屋走去。
  
  回到水屋后,云梦泽将泽荒灯立于水钵中,欲洗净沾满黄沙的灯身。
  
  指尖触水时,云梦泽不知虑及何事,猛地收回手,随后在水钵前来回踱步。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